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當我穿成了年級第一

更新時間:2020-02-25 17:21:09

當我穿成了年級第一

當我穿成了年級第一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魯七墨分類:短篇言情主角:寧希江裕

《當我穿成了年級第一》第九章:遇見免費試讀江裕陰著心情,沿路靠著來時的記憶,走回寧希家。頭頂的嬌陽本來還挺艷的,江裕沒走幾步路,天空暗了,一股風雨欲來的景象。江裕皺了皺眉,自從上了寧希的身子后,運氣就沒好過。而另一旁,寧希目光遠送江裕走了后,腳步歡快的轉回病房。寧希腳下生風的步子,前一秒動若脫兔下一秒靜若處子。病房內,出現了兩個西裝革履的陌生男人。助理看到了小少爺回來了,微微頷首提醒看窗外的男人...展開

《當我穿成了年級第一》 第九章:遇見 免費試讀

江裕陰著心情,沿路靠著來時的記憶,走回寧希家。

頭頂的嬌陽本來還挺艷的,江裕沒走幾步路,天空暗了,一股風雨欲來的景象。

江裕皺了皺眉,自從上了寧希的身子后,運氣就沒好過。

而另一旁,寧希目光遠送江裕走了后,腳步歡快的轉回病房。

寧希腳下生風的步子,前一秒動若脫兔下一秒靜若處子。

病房內,出現了兩個西裝革履的陌生男人。

助理看到了小少爺回來了,微微頷首提醒看窗外的男人,“董事長,少爺回來了?!?/p>

那位被喊董事長的男人,目光從窗外轉過來了看向門口。

寧??辞辶藖砣说拿婺?,腳步跟扎了根,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男人,她知道。

可不就是財經新聞頻道經常出境的男人。

江言辭。

寧爸很喜歡看財經新聞,寧希賺零錢給寧爸捶背的時候偶爾也瞥幾眼電視,寧希骨子還是個十足顏控。

可不正巧,屏幕豁然出現一張周正的臉,雖然容顏以老去,但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那模子好看的緊。

起了好奇心問寧爸這人,寧爸可來勁的敘說起他的生平,如何在商界叱咤,手段狠絕。寧爸也算是在一家不錯的外企,當個小經理,這些大人物的事,他也是知道個一些。

看到這男人跟江裕的母親,寧希就知道江裕為什么能長得好看了,這完美結融了父母的優質基因。

關鍵,江裕居然還是財閥集團繼承人的兒子。

寧希感嘆,她是附身到了一位什么背景身上的人?

整個病房因為他兩的道來,變得空氣稀緊,都不敢有多余的一點聲音。

小胖弱弱看了眼門口的“江?!?,像是求救的訊號。

寧希抬眼看為首的男人,猶豫著,是不是該主動禮貌性的問聲好,畢竟是江裕的父親。

可這父親太沒責任了,兒子醒了后,居然沒有第一時間來探望。

江言辭銳利的眸子上下掃量了寧希,眸光堪堪停留在指尖纏繞著的平安福,寧希下意識把平安福遮掩在了身后。

江言辭收回了目光,“身體是好了?”

寧希被點名了,莫名的心里發毛,這話一丁點兒都沒聽出來是關心的。

她放平心境,試著學著江??谖?,淡聲:“好了?!?/p>

寧希走著去向了自己的病床,她深知自己身上被兩道灼熱的目光看著,她告訴自己要鎮定,要鎮定,不能露餡。

江言辭是聽聞兒子醒了,隔了天后才臨遲趕來了,還聽董初美說江裕間接性失憶了,可能記不得有些事。

江言辭細細觀察“江?!?,問道:“剛剛是去見誰了?”

寧希比起來江裕父親,她更喜歡親近江裕母親,至少不那么冷冰冰,語氣還溫柔。

“一個朋友?!?/p>

“女生?”

“嗯?!睂幭4蟠蠓椒匠姓J了。

江言辭有片刻錯愣,也只是一閃而過,也沒繼續問下去,轉而說:“裕兒,你忘記了你媽媽?”

寧希努力裝出平淡的臉面,這下有一絲繃不住。

這該怎么回!

那雙眼睛就這么平靜沉默盯著她瞧。

寧希喉嚨發緊,干澀。

江言辭沉默幾秒,側頭跟助理說:“回家之后,安排私人醫生照看裕兒康復治療?!?/p>

寧希:?

助理腰桿直挺,微微頷首:“知道了,董事長?!?/p>

江言辭:“既然身體好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安排出院手續回家?!?/p>

那目光看著寧希說不上溫情,好像是在吩咐一件事。

“今天就走?”寧希錯愣。

“怎么了?”

“…沒什么?!?/p>

寧希也不知道為什么,寧希跟江裕父親的相處方式很讓人窒息,或許,在這之前,江裕一直都是這個相處方式。

有一刻心疼起來了江裕。

臨走前,小助理步子經過寧希身邊停了停,還是沒忍住道:“少爺,下回別沖動了?!?/p>

寧希奇怪回頭,那人的背影已經不在了。

這話是指江裕救人?

他們可能都不知道江裕救了什么人,只是在他們眼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江裕救得不值。

寧系一瞬可笑,江裕生活在這么一個沒有愛壓抑的環境下,還能存有舍身救人的精神。

看似冷漠的人,其實也有溫柔。

寧希對江裕的見解忽然明朗了起來,眉眼彎彎笑開。

陳助理已經辦好了出院手續,看見董事長一人在那邊,想到了董事長來前還沒吃飯,就主動上前問:“董事長,附近有飯店,需要…”

江言辭擺了擺手,又掃了眼陳助理手中的紙張,“辦好了?”

陳助理點頭。

江言辭問:“醫生怎么說?”

陳助理原話回:“醫生說,讓少爺好好休息,不宜情緒激動,至于間接性失憶,就看后期的康復治療,快則三四周,慢則半年?!?/p>

江言辭面上無表情,如雪霜般冷淡的臉色讓人看不出來是否有感情,默了半晌,“行了,你去把裕兒接回車上?!?/p>

——

黃英英做菜沒了醬油,正巧邢子裕要出門取快遞,黃英英就讓邢子裕出門順便去超市買。

天下起來了毛毛細雨,黃英英塞了把傘給兒子。

邢子裕推卻不了,還是帶了傘出門。

外面冷風嗖嗖牛毛細雨綿綿,撲秫秫的打上白石灰路面,灰蒙蒙天氣下,邢子??吹搅瞬贿h處走來了一人,身形很眼熟。

邢子裕有點近視,待那人漸近,他一愣,跑了過去。

江裕被人擋了路,他抬眼,看到來人是邢子裕。

邢子裕還是一副神情擔憂的模樣。

江裕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寧希。

邢子??粗鴮幭喩戆霛裢傅臉幼?,頭發也黏膩在額尖上,“小希,你去干什么了?”

江裕手臂被突然的一握,邢子裕正在“上下其手”,關心問:“冷不冷?”

江裕穿著是夏季校服,自然肌膚接觸了邢子裕的溫熱掌心,他皺起了眉,手臂朝后一撤,冷淡回他:“去探望江裕了?!?/p>

邢子裕拿手干干停在半空,涼氣的冷風一吹而過,空空的。

江裕這個舉動,疏離顯而易見。

江裕沒有寧希的感情,也不想在這種陰冷的天氣下跟邢子裕單獨待著,“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p>

小說《當我穿成了年級第一》 第九章:遇見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 浙江6+1走势图彩经网 日本女优剧奸细40集播放 河北福彩排列七 讯盈网球比分直播 江西11选5开奖网站 河北排列7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黑龙江36选7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杭州按摩小姐上门 查番号网站 青海11选5推荐号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 山东十一运夺金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