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男生 > 都市生活 > 傲龍在都

更新時間:2020-02-24 16:57:15

傲龍在都

傲龍在都

來源:掌中云作者:自白分類:都市生活 主角:許不為鄭欣然

《傲龍在都》第11章雞犬不寧的家族免費試讀夜深了,天貓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鄭欣然背著包包在前面,許不為雙手拎著好幾只紙袋跟著,穿梭其中。在這個擁有兩千多萬人口的楚天市,天貓街絕對是一條小資聚集的地方,在這樣的人群中,許不為顯得特異,倍受嗤之以鼻的目光洗禮。尤其是許不為的一身行頭,加一起三百不到,在天貓街消費條**都吃力。相比自小條件更優越的鄭欣然,在這樣的目光中,猶如被凌遲般,得盡快逃離,徑直走向天貓...展開

《傲龍在都》 第11章 雞犬不寧的家族 免費試讀

夜深了,天貓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鄭欣然背著包包在前面,許不為雙手拎著好幾只紙袋跟著,穿梭其中。

在這個擁有兩千多萬人口的楚天市,天貓街絕對是一條小資聚集的地方,在這樣的人群中,許不為顯得特異,倍受嗤之以鼻的目光洗禮。

尤其是許不為的一身行頭,加一起三百不到,在天貓街消費條**都吃力。

相比自小條件更優越的鄭欣然,在這樣的目光中,猶如被凌遲般,得盡快逃離,徑直走向天貓街的盡頭。

“回家吧!”鄭欣然與許不為說。

家里的情況到底如何,鄭欣然全然不知,中途幾個電話打來,她都沒接,想必焦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上車!”許不為沖前頭的鄭欣然說。

鄭欣然回頭愣了許久,在此刻,她真的想找條地縫鉆進去,以躲避眾人的目光,她承認,此刻,她虛榮了。

許不為騎著電驢追上了鄭欣然,且細聲溫柔地與她保證道:“我保證,我就是你的如意夫婿,好壞不在今朝,而是明天?!?/p>

許不為從來不說這樣令人幻想的情話,甚至這連情話都不是。

鄭欣然無奈,只能坐上電驢,聊勝于無,總比雙腳走路逃得快些。

許不為從碧波潭出來之后,就相信,一切都會隨之改變,擁有美好富足的生活,贏得所有人的尊重,大話就可以說得清新脫俗些。

電驢輕快,轉眼之間就消失在疑惑,鄙視,嘲諷的目光與議論聲中。

……

江山云苑,鄭欣然在身邊,小保安沒有再嘲笑許不為,順利到家。

剛踏進家門,鄭家氣氛就異常的壓抑,韓金萍在沙發里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哭罵,鄭鴻儒滿臉愁容坐在餐桌旁打電話求支援,鄭欣動依然沒心沒肺地吃雞。

“窩囊廢,都是你這個沒用的男人招惹的是非……”見到許不為歸來,韓金萍的哭罵對象瞬間轉變到許不為的身上。

“難道要欣然去換鄭欣一就如你意了嗎?”許不為不怒不氣,輕描談寫地回應了一句。

“……”韓金萍啞口無言,愣神望著鄭欣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作為母親,怎么可能把女兒推向深淵去換取兒子周全。

鄭鴻儒倒是驚愕地瞥了一眼許不為,今天許不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與從前判若兩人,令他不解。

生意場上,鄭鴻儒算是閱人無數了,可是偏偏看不懂許不為。

如果是從前,這樣的場面,許不為只能默默挨罵,但今天鄭欣然突然發現,許不為不再是沉默的羔羊,一但反駁,分分鐘可能上演悲劇,鄭欣然并不想。

“你回屋吧!”鄭欣然無奈,推了一把許不為。

“好嘞!”許不為欣然接受妻子鄭欣然的安排,甩頭闊步回屋去了。

外面的客廳里一時寂靜,而后鄭欣然也回到了屋里,此時又看到許不為倚窗看楚天市夜景。

隔著窗戶玻璃,玻璃上印著許不為的影子,外面的夜景也猶如玻璃上的影子,是虛幻的。

鄭欣然今天確實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許不為在鄭氏家族不受尊重,地位低,連帶自已也被看不起,失掉尊嚴,她都可以理解,可是她不能理解,家族內所有人,包括自已的父親,居然同意,并隱瞞自已,把自已當作一件物品與人交換。

鄭欣然在家族會議上的那一刻,心如死灰。

她在內心掙扎,呼喊,可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家族會議的決定,而且在會的都是親人,此時,唯有一個與自已毫無血緣關系的“窩囊廢”許不為跳了出來,把自已帶離了令她窒息的會議現場。

在那一刻,許不為不是窩囊廢,而是一個形象高大的正直男子,也在那一刻的恍惚,才有后來的起落猜疑。

鄭欣然望了一眼許不為,她還是沉默了,拿著自已的衣物去洗澡了。

“我是不是做錯了,應該在酒店開個房間?”許不為對著玻璃上的影子嘟囔,而后又嘲笑起來,“我居然要開個房間睡自已的妻子,笑話!”

鄭桐予說錯了,鄭欣然有沒有與許不為同過房,其實連許不為都不確定。

大學時期,鄭欣然守身如玉,許諾許不為結婚后再行房事,可是他們的婚姻從一開始就被判定是不和諧的婚姻,甚至在婚宴的當天,許不為只收到了父母妹妹的祝福,收獲更多的只是詛咒。

所以,婚禮的當天,許不為以酒澆愁,入洞房時,早已人事不省,以至于斷片,根本記不起來當晚的故事。

可笑,很可笑。

接二連三的攻擊與嘲弄,許不為從此被鄭欣然冷落,甚至他只屬于床下地鋪,很可笑。

“你不洗嗎?”

許不為扭頭,頭發濕漉漉,穿著浴袍的鄭欣然一邊整理頭發一邊詢問他。

出水芙蓉應該是為鄭欣然所造的詞,盡管她穿著白色浴袍,可領口處依然可見得雪白一片,甚至隱約可見溝壑,猶如嬰兒般的肌膚,令人想撲上去啃一口。

“嗯?!痹S不為咽了口唾沫回答。

鄭欣然依然忍不住抿嘴一笑,女人都喜歡自已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且為之而自豪,鄭欣然也不例外。

……

到底還是沒有被允許上床,與人傳說一致,他們的婚姻,有名無實,許不為的待遇真不如一條寵物狗。

昏暗中盯著天花板,他有幻想,但他必需按捺住,早晚有一天,他可以真正成為鄭欣然的丈夫,不,是愛人。

鄭鴻儒在客廳里不斷打電話,接電話,隱約可以聽見,他與房產中介打電話,都已經逼到了賣房子的地步了,想必車子也得易手他人,收攏現金。

這一夜,不僅鄭鴻儒搞得焦頭爛額,恐怕整個鄭氏家族都被搞得雞犬不寧,也只有許不為在暗自興奮。

事實上,正如許不為所想,為保住鄭家這條破船,從起初的營救鄭欣一變成了聚資還貸,鄭家人至今都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許不為不急,他必需給鄭氏家族一個深刻的教訓,在他們的心里留下一個無法抹去的痕跡。

小說《傲龍在都》 第11章 雞犬不寧的家族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 极速快三怎样看走势图 湖北11选5技巧 申城棋牌网手机版? qq游戏大厅网页版登录 29选7走势表 炒股毁一生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网络兼职赚钱网络兼 河南快三一百期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长江润发医药股份公司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20036 36选7复式拆分 真正好玩的棋牌游戏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前三组 3d过滤缩水工具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