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燕歌行

更新時間:2020-01-27 13:09:09

燕歌行

燕歌行

來源:掌中云作者:秋姒分類:古代言情主角:衛甄李戎

《燕歌行》第9章驚云樓(下)免費試讀這車并不是馬拉的,而是高大威猛的獅虎獸。它的嘴里套著韁繩,露出尖利的獠牙,我緊緊抓住梅如的破衣裳,心跳到了極點,獅虎獸最難馴化,可沒想成竟甘愿為人拉車了。車駛到我們跟前停了下來,車簾里傳來一個男聲:“師弟怎么到了這里?還弄得這般狼狽不堪?”“閑來無事,過來游山玩水咯。倒是師兄來這,是為什么?”梅如與簾子里的男人說話懶懶散散,一點都沒有恭敬的意味。簾子里的男人呵呵...展開

《燕歌行》 第9章 驚云樓(下) 免費試讀

這車并不是馬拉的,而是高大威猛的獅虎獸。它的嘴里套著韁繩,露出尖利的獠牙,我緊緊抓住梅如的破衣裳,心跳到了極點,獅虎獸最難馴化,可沒想成竟甘愿為人拉車了。

車駛到我們跟前停了下來,車簾里傳來一個男聲:“師弟怎么到了這里?還弄得這般狼狽不堪?”

“閑來無事,過來游山玩水咯。倒是師兄來這,是為什么?”梅如與簾子里的男人說話懶懶散散,一點都沒有恭敬的意味。

簾子里的男人呵呵笑起來,隨即一只手伸出來,挑開簾子,青衫長立,黑發高束,書生氣濃重,這樣的俊美少年會是梅如口中的殘忍的師兄?我有些好奇,梅如卻擋在我前面,他師兄笑了:“擋什么,難道我會吃了這位小姑娘?”

“喲,那可說不準?!?/p>

他師兄沉默了小會兒,“這出山的路還有些長,我捎你們一程?”

梅如要拒絕,我卻急忙答應下來:“好!”實在太累了,真沒有力氣再走半分。梅如卻是瞪著我,那眼神凌厲得仿佛換了個人。

我嘿嘿干笑著,狗腿地將他先撫上車。他師兄一點也不可怕,笑起來也很和藹,我的戒心就稍稍放下了。途中,他師兄問我:“小姑娘,是怎么來這山里的?”

“被人追趕,迷迷糊糊就到這了?!蔽覄傉f完,梅如就插話了:“問她這些做什么,難不成師兄又有什么想法了?”

他師兄搖頭:“師弟怎么總這樣想我?!?/p>

“哼,你向來不跟女子說一句話,跟了女子說話,那些女子非死即殘,誰知道你對她動了什么念頭?!?/p>

梅如的話將我嚇得不敢出聲了,我趕緊躲到梅如身邊,警惕心高漲。他師兄看向我,淡笑搖頭,隨即掀開窗簾,一陣清風吹來。我肚子很不適宜的叫了起來,實在太餓了。

“呶,吃些?”他師兄將一塊餅遞到我跟前,我愣愣地不知該如何,他卻說:“沒有毒的?!闭f著他已經撕下一塊,自己吃了起來。待他吞下那餅時,梅如已經毫不客氣的將餅搶了過去,然后分了一小塊給我。

“梅如,你也太過分了吧!”我怒目相視,他聳肩:“我也很餓啊?!?/p>

正當我氣急時,他師兄又遞給我一張餅,這回我直接抓了過來,開始狼吞虎咽。邊吃邊聽他師兄說話:“我叫姬遠,和梅如是師兄弟。誠如你所見,我與他之間有些小間隙?!?/p>

“得了吧,咱倆可不止小間隙那么簡單,別忘了,你可害死我心愛的小雪?!泵啡鐑裳勐冻龊莨?。

“一只兔子而已。你若喜歡,我可以再送你千萬個小雪?!?/p>

“什么?那可不是普通的兔子,若我沒估計錯,它再修煉修煉就能成仙了!”梅如激動地快要跳起來,我卻目瞪口呆,難不成這世上還有修煉這玩意?

姬遠嗤笑他:“師弟,傻了嗎?這世上何來的仙,何來的妖?!?/p>

梅如瞪著他:“嫦娥給我托夢的,你懂不?他說小雪就是玉兔精轉世,結果給你毒死了,連肉都不能吃?!?/p>

得,弄了半天,他還惦念著那‘小雪’的肉啊。我趕緊吃完手里的大餅,打算到了正道上就和這兩個怪人告別。

車子行駛了一段路,太陽已經完全露出來了,天際的暖陽讓我一陣愜意。漸漸的,在路上能看到人煙,隨即便瞧見正道,我忙對姬遠和梅如說:“多謝兩位相送,我就在這下車吧?!?/p>

梅如點頭贊成,姬遠笑著說:“雖到了正道,但離關城還很遠,這兒也無歇腳的地方,不如到了城門,姑娘再下車吧?!?/p>

我有些猶豫,但還是答應了。正如姬遠說的那樣,到了關城城門時,已是正午,我若當時下車,還不得走到天黑?

這城里的人好像對獅虎獸并不害怕,看見姬遠的車也只是遠遠地讓著,并沒有任何目光投來。我不禁好奇了這座城,爹和我說過,如今燕國有三大勢力,一個是偽皇,一個是丞相,一個是王爺,我倒是忘了那王爺是誰。最可憐的就是皇帝,自己的大好江山卻被權臣們給架空了。因著這三大勢力,燕國各地也開始劃分界限,這關城好像就是丞相的勢力范圍。

我打算在這城門下車,可是過了城門卻瞧見許多駿馬少年,分明就是李戎的部下。完了!這蛇妖肯定是來找我了,我將下車的念頭打住。

梅如看向外頭,不由得皺眉:“李將軍的人怎么到這兒來了?!?/p>

姬遠盯著那些少年,嘴角一抹怪笑:“總不會是明著要來這兒和我打架?!?/p>

我怔住了,難不成這兩個人還認識李戎?那他們會不會也是妖怪?天,我真是到了前有虎后有狼的境地了。

好在跟著這輛車,那些駿馬少年就沒發現我。等離他們遠了,這馬車也停了下來,我從窗子望去,卻見鱗次櫛比的街樓一棟又一棟,而眼前的這棟樓卻是含蓄了許多。匾額上三個金云大字——“驚云樓”。

原來,這兒就是驚云樓所在。

車方停住,便有馬倌迎來,對著姬遠和梅如一拜。我從車上下來,獅虎獸身上的味道很重,讓我一陣惡心,梅如忽然牽起我的手要走,卻被姬遠喊住了:“不在這里歇息?”

“算了吧,大師兄,咱倆之間沒什么好客氣的?!泵啡缋淅涞卣f,這讓不禁讓我好奇兩人之間到底有什么瓜葛。

姬遠卻是說:“人家姑娘總是累了,你打算帶她去哪里呢?”

“她去哪倒不關我的事,只是我得確保姑娘先離開你這驚云樓,不能讓她死在你手上?!泵啡鐒傉f完,姬遠就溫潤地笑起來:“我又不是妖魔鬼怪,值得你這樣提防我?!?/p>

“喲,你比妖魔鬼怪還恐怖呢…”

就在他們有一句沒一句拌嘴時,我肚子忽然一陣生疼,渾身的力氣仿佛被抽光了一樣,我不由得抓住梅如的衣服,虛弱地喊道:“梅如…我…”

“你什么???”梅如沒好氣地回頭看我,待見到我蒼白的臉色時,早已氣得跳腳:“姬遠,這就是你干的吧?你在那餅里下毒的,對不對?”

姬遠笑而不答,但我知道那是默認。我冷冷地瞪著他,放聲大罵:“我**祖宗!”

小說《燕歌行》 第9章 驚云樓(下)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 炒股入门知识 四川快乐12 北京赛车pk10 31选7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海南旅游股票 新疆25选7 25选7 深信服股票 新手炒股入门 今日上证指数走势 新疆25选7 淘股吧官方网站 快速赛车 itf网球比分直播 股指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