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現代言情 > 774411

更新時間:2020-01-26 11:02:08

774411

774411

來源:頭條作者:嘉莉分類:現代言情主角:謝歡蕭長昱

《774411》小說簡介經典小說《774411》是嘉莉所編寫的現代虐戀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謝歡蕭長昱,內容主要講述:時晚愛著賀尋,所以,也希望賀尋能夠原諒她的所作所為,為此,不惜賠上了自己的性命,可是這又有什么用呢?人都不在了。...《774411》1免費試讀深夜,大平層視野開闊的落地窗內,黑暗一片。車燈霓虹時不時閃過,映在靠坐女子痛苦蒼白的臉上。她拼命捂著耳朵,想阻止隔壁傳來的聲音??墒菦]用,那些聲音反而因為黑暗...展開

《774411》小說簡介

經典小說《774411》是嘉莉所編寫的現代虐戀類小說,本小說的主角謝歡蕭長昱,內容主要講述:時晚愛著賀尋,所以,也希望賀尋能夠原諒她的所作所為,為此,不惜賠上了自己的性命,可是這又有什么用呢?人都不在了。...

《774411》 1 免費試讀

深夜,大平層視野開闊的落地窗內,黑暗一片。

車燈霓虹時不時閃過,映在靠坐女子痛苦蒼白的臉上。

她拼命捂著耳朵,想阻止隔壁傳來的聲音。

可是沒用,那些聲音反而因為黑暗而更清晰。

時晚說服自己要習慣,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從新婚夜開始就是如此。

“我姓賀,賀冀的‘賀’?!?/p>

“跟你結婚當然是為了讓你生不如死?!?/p>

“我對你,沒有一分一秒是真的,因為你不配?!?/p>

……

一想到那個從天堂墜入地獄的夜晚,時晚就覺得骨子里都沁出冷,需要一些熱的東西暖暖。

她抖著手,從抽屜里拿出美工刀,挽起衣袖。

潔白的手臂上,疤痕交錯。

看著鮮紅流出來,時晚臉上露出得救般的放松。

時晚熟練地給自己上藥包扎好,將裝著血液的玻璃瓶放到柜子里。

那里面已經有幾十個這樣的瓶子,整整齊齊擺放著。

隔壁終于沒了動靜,時晚起身,出了房間。

她沒有開燈,慢慢移著步子。

“聽夠了?感想如何?”

驀地,黑暗中響起充滿譏嘲的涼薄之語。

時晚一驚,“砰”的一聲,膝蓋撞到了茶幾角,忍不住痛呼出聲。

賀尋倚在門框上,淡漠的目光掃過來,皺眉道:“閉嘴,別吵到小曼,她明天還要走秀?!?/p>

“人家還沒睡呢!”陳曼隨意地披著睡衣,窩進賀尋的懷里。

陳曼依偎在賀尋懷中的樣子,像針一樣刺痛時晚的眼。

她撇開臉,就要走開。

賀尋嗤道:“進去,不要管這種掃興的女人?!?/p>

“人家真的不介意啦!”陳曼嬌嗲道:“有她在,玩起來更刺激,不是嗎?”

字字句句都是挑釁。

“也是,她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賀尋笑得輕佻,眼神輕視。

她?笑話。

陳曼手指卷著男人睡袍的腰帶,嘟囔道:“對了,我的助理病了,一時半會找不到合適的,明天走秀肯定手忙腳亂……”

“這里有個現成的?!辟R尋薄唇一掀,看向掩藏不住痛色的時晚。

而時晚再也聽不下去,快步走向洗手間。

被她無視,賀尋不由心頭火起,沖上前一把攥住她。

“時晚,你聾了還是啞了?”

時晚倏地咬唇,他剛好抓住了她的傷口。

“聽到了嗎?明天給陳曼當助理?!?/p>

“憑什么?想我伺候她,做夢去吧!”

“你擺出這幅義正言辭的嘴臉,不覺得可笑嗎?”賀尋冷笑,手上越發用力,“玩弄感情的人,被人玩弄也是活該!”

時晚臉色一白,眉心緊蹙,琥珀色的眼珠顫了顫。

感覺到手下傳來的異樣,賀尋一愣,緩緩放松力道。

“你的手……”

感覺血液就要浸透衣袖,時晚忙抽回手。

“好,如果陳小姐不怕我搞砸你的秀?!?/p>

她捂著手臂,頭也不回走入洗手間。

賀尋回想著剛才指間的觸感,有一瞬間怔忪。

時晚將洗手間的門反鎖,用力扯開紗布。

血滴滴答答地流入洗漱池。

她有些神經質般癡癡地笑了。

再狠點,把這只手折斷了,夠不夠?

不,當然不夠。

離當初賀冀摔得四分五裂的身體,還差得遠……

時晚看著鏡子里那張蒼白清瘦的面容,恍如隔世。

曾經的她肆意、驕縱,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最璀璨的存在。

而鏡子里的人黯淡無光,陌生得都快要不認識。

一個賭約,輸掉一條人命,年少無知犯的錯,令她從此陷入噩夢。

遇到賀尋后,時晚真的以為,自己有機會被救贖。

“賀尋,你是我的藥,亦是裹著糖衣的毒……”

秀場,后臺。

時晚一夜未眠,被陳曼呼來喝去的指使著,像個傀儡滿臉木然。

見時晚時不時咳幾聲,臉色愈發蒼白,模特們掩住嘴鼻,露出嫌惡之色。

“陳曼,你這哪里找的臨時助理?別不是有什么傳染病吧?”

“免費的,不用白不用?!?/p>

陳曼得意一笑,用粉底蓋住吻痕,命令道:“去,把那雙深紅色的天鵝絨高跟鞋拿過來!”

時晚用力咽下喉間的血腥味,這是抗抑郁藥的副作用,不可避免。

將鞋放在陳曼腳邊,她卻趾高氣昂地翹起腳。

“給我穿上?!?/p>

見時晚不動,陳曼拿出手機就要告訴賀尋。

“你也不想打擾阿尋上庭吧?”

“打得通你就打?!睍r晚啞聲開口。

誰不知道賀尋上庭的時候是關機的。

陳曼咬牙,在模特們的竊笑中將腳伸進去,倏地皺眉痛叫。

只見腳尖冒出血珠。

她從鞋里倒出幾顆圖釘,厲聲尖叫道:“時晚!你好大的膽子!”

時晚對這種自編自導自演的拙劣把戲沒興趣,轉身就走。

“給我抓住她!我要報警!”陳曼不依不饒,沖上前一把將時晚推倒在地。

幾個模特一擁而上,混亂中,不知道哪只高跟鞋重重踩在了時晚的腳踝……

時晚額角霎時沁出冷汗,臉色煞白。

陳曼看著她很快腫起來的腳踝,居高臨下地笑。

“發生什么事了?”賀尋走進來,看到一堆人圍在那里,淡漠開口。

眾人散開,他的目光得以從時晚身上掃過,波瀾不驚,比看一個陌生人還不如。

時晚心頭彌漫開酸澀,什么時候她才能對賀尋的冰冷麻木?

陳曼欣喜地撲過去,如藤蔓攀附著他,甜膩地發問:“阿尋,你怎么來了?”

周圍模特眼紅不已,陳曼竟然攀上了賀尋!

他可是律師界的傳奇人物,律師費說是“一字千金”也不夸張,至今沒有敗績。

“我的當事人身體不舒服,暫時休庭?!?/p>

“是這樣的……”陳曼三言兩語將事情解釋清楚,末了委屈問道:“時晚不肯承認,那你信她嘛?”

賀尋挑眉:“言出必行是她為數不多的優點?!?/p>

說到這里,他眼中閃過一抹深沉恨意。

時晚昂首滿臉倔強:“我勸你還是換個不會玩這種幼稚把戲的女人,方顯你賀大律師的品位!”

“你有沒有說過要搞砸陳曼的秀?言出必行的時小姐?!辟R尋高大的身軀如陰影籠罩著時晚,骨節分明的手壓住她腫脹的腳踝。

他能感覺到時晚越發痛得顫抖,卻一聲不吭。

賀尋俯身在她耳邊,恨聲質問,恨得幾欲咬下她的血肉。

“正如你當初跟別人打賭,說十天之內一定可以追到阿冀那樣?!?/p>

賀冀自殺前的那通電話,無數次在賀尋腦海響起。

“哥,晚晚要跟我分手,我好想死……”

每想到一次,心就冰冷幾分,甚至會有將時晚送下去給弟弟賠罪的沖動。

時晚瞳孔驟縮,賀冀墜樓的畫面在腦海中爆開,大片血霧令她頃刻紅了眼。

她低下頭,牙齒戰戰,冷到了骨頭縫。

恍然中,她聽到自己說:“好,你說是就是,圖釘是我放的,陳小姐,對不起?!?/p>

賀尋看著時晚失了神的呢喃,心里突然掠過一絲煩躁。

“扯平,算了?!标惵蝗焕鹳R尋,嬌笑道,“去觀眾席看我,VIP座?!?/p>

走秀即將開始,后臺眾人忙碌起來。

時晚就這么被丟在那里,沒人多看一眼。

感覺僵冷的身體逐漸回溫,她慢慢站起來,一瘸一拐朝門外走去。

另一邊,陳曼察覺到四周有意無意投來的艷羨目光,不禁得意,下一刻卻被賀尋冷冽的目光給看得聳然一驚。

“不要做多余的事?!?/p>

陳曼不解,強笑著開口:“這不就是你要的?”

折磨時晚怎么就多余了?

他也看穿了她的把戲,卻還是順著她,不是嗎?

賀尋淡淡地道:“我討厭別人自作主張?!?/p>

陳曼皺眉,不依不饒道:“難不成你心疼了?”

想到時晚那張美得耀眼的臉,她眼底閃過嫉恨之色。

就算明知賀尋的弟弟因為時晚而死,她還是忍不住提防著!

“心疼?”賀尋眉眼的疏淡轉為黑沉,唇角溢出嘲諷的笑,“我的字典里沒有這個詞,有也用不到時晚身上?!?/p>

陳曼點點頭,笑得乖巧。

醫院。

時晚的腳踝被踩得脫臼,正骨的時候卻一聲不吭,像是痛傻了。

被同事告知的唐迦臨趕過來,直接將時晚的衣袖推上去。

看著那道新包扎的傷口,他又氣又心疼。

“晚晚,你到底有沒有吃藥?”

時晚眼珠緩緩轉了轉,反應有些遲鈍,呆了一會兒才回他:“吃了啊?!?/p>

唐迦臨捧著她的臉頰,強迫她看向自己。

“晚晚,不要折磨自己了,三年了,夠了!賀冀自殺不是你的錯!”

他很想說,至少不全是你的錯,是那小子矯情又脆弱。

如果失戀就要自殺,那世界人口得少一半。

時晚眼睛發紅地搖搖頭:“是我的錯,我不該跟別人打賭,不該捉弄賀冀,害得他受不了打擊跳樓自殺……”

血流成河,肢體碎裂!

無數次午夜夢回,時晚總是從同樣的噩夢中驚醒,崩潰欲絕。

“學長,我好后悔!”她哽咽道,“人真的不要輕易犯錯,因為你不知道什么時候,那個錯會讓你賠完一世幸?!?/p>

唐迦臨倏地濕了眼,賀冀的死令晚晚無比內疚,因此患了抑郁癥。

賀尋的出現令她一度好轉,眼看著她慢慢走出陰影,停了藥,重新開朗起來。

可一切好轉在他們結婚的那晚戛然而止。

三年間,唐迦臨眼睜睜看著時晚轉為重度抑郁。

他清楚知道,賀尋是她的藥,可當那藥轉為了毒,便是無解!

“晚晚,你付出的代價夠大了……”

“這是我的報應吧,我覺得我好不了了……”時晚目露茫然,“你說,死,能不能解脫?”

“別說傻話!”唐迦臨語氣嚴厲起來,“晚晚,聽我的,離婚吧!”

遠離賀尋,還來得及!

離婚?

時晚陡然一滯,想起賀尋說的,離婚是他說了算,她沒資格離開!

“學長,你別管我了……”

唐迦臨恨鐵不成鋼,氣道:“你就那么愛賀尋,愛得連命都不要了嗎?”

時晚怔住,沒有血色的唇顫了顫,想說什么,卻連嘴里都跟著發苦。

愛?這種奢侈品她怎么夠得著?

她注定沒資格被愛,也沒資格愛人!

她什么都不配!世間一切好東西,都不是她能享有的!

包括健康地活在陽光下……

時晚失神間就被唐迦臨攔腰抱起,溫潤的男人難得強勢。

“住院,我必須盯著你治療!”

賀尋循著時晚的手機定位找過來,恰好看到這一幕,眼神一冷,捏緊了手機。

“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打擾了你們郎情妾意?!?/p>

本該在看陳曼走秀的男人出現在這里,時晚心底涌起一絲欣喜,卻轉瞬即逝。

……很久之前她就已經醒了。

“你竟然過來了?!彼旖菑澚藦?,示意唐迦臨將自己放下,歪歪扭扭走向賀尋。

“怎么,擔心我?”

這話聽在任何人耳里都是帶著期待的,只有時晚知道,自己是在把能傷害自己的刀主動遞到賀尋手里。

自從發現抗抑郁的藥沒用后,她就開始自暴自棄。

又或者說,裹著毒藥的糖衣被舔舐完后,她放棄了抵抗。

馬上吐掉也許還有救,但他捂著她的嘴命她吞下,而她也甘愿配合。

賀尋微微彎腰,涼薄的眼對上時晚琥珀色的眸,一字一句彷如無形鞭笞。

“我擔心你,還不了欠阿冀的債。我擔心你,還不夠生不如死?!?/p>

時晚僵在原地,眼眸暗淡滯澀,目光所到之處,灰蒙蒙一片。

一路遍體鱗傷,追到絕望,接受了賀尋一點、一點都不愛她。

如今用光最后的力氣,說服自己,她不離婚只是為了給賀冀贖罪,不是因為還愛著賀尋,不是……

唐迦臨大步上前,將時晚護在身后,怒喝道:“賀尋你夠了!不要刺激晚晚了!她有……”

“學長!”

時晚緊緊揪住唐迦臨的手臂,瘦骨嶙峋的手背青筋暴突。

看著她哀求凄然的眼眸,唐迦臨硬生生改口:“晚晚身體不太好,需要住院一段時間?!?/p>

賀尋不屑道:“不就是崴了腳,裝什么金貴?”

“在在乎她的人眼里,她就是金貴的!”唐迦臨針鋒相對。

“呵,確實金貴,連備胎都找好了?!?/p>

時晚脫口而出:“賀尋,學長跟你不一樣!”

他能帶著女人登堂入室,看什么都帶著齷齪,但“備胎”這個詞簡直是侮辱唐迦臨。

賀尋微微瞇眼,視線落在時晚蒼白但仍然異常美麗的臉上,像是冰刀切割。

“當然不一樣,不過是又一個被你蒙蔽、看不清你真面目的蠢貨?!?/p>

“我跟學長不是你以為的那種關系……”時晚倏地握拳,勉強止住身子的顫抖。

“我不覺得喜歡晚晚是什么蠢事?!碧棋扰R并沒否認,甚至抬高聲音,“賀尋,你不喜歡她就放了她!”

賀尋寒眸猛地一沉,只覺得心頭有股邪火越燒越旺。

“放了她?除非她死?!?/p>

空氣瞬間凝滯,然后如水滴入油鍋,“啪”爆裂開來!

時晚被這句話釘在原地,心像被一只手猛地捏住,這一瞬,她仿佛跟著他涼薄無情的聲音,死過去一次。

驀地,四周響起驚呼聲,看不慣彼此的兩個男人在走廊打了起來。

唐迦臨比起在貧民窟摸爬滾打長大的賀尋,就是個文弱書生,很快落了下風。

“不要打了!”

時晚回過神,連忙驚慌地撲上去,從背后抱住賀尋。

唐迦臨逮到機會,揮拳打在他臉上。

賀尋一腳把他踢開,舌尖抵著辣痛的臉頰,眼底有戾氣閃過,她就這么維護別人?

“回家好嗎?我們的事跟唐醫生沒關系……”時晚死死摟著他不放,聲音發顫。

賀尋身形微滯,冷哼一聲,拽著她徑直離開。

唐迦臨想追過去,卻被趕過來的主任拉住訓斥。

時晚被拉扯得跌跌撞撞,臉色越發慘白,喉間涌上熟悉的血腥熱流。

“噗——!”\n\n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 股票分析师招聘 000039股票分析 3只涨停黑马股票推荐 快乐双彩 广东11选5 北京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 2011大运会足球比分 什么控制股票涨跌 广西快乐双彩 云南十一选五 投资理财平台跑路 吉林11选5 188篮球即时比分 上海股票推荐网 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