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穿越架空 > 神眷剩女

更新時間:2020-01-24 15:51:07

神眷剩女

神眷剩女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城億億分類:穿越架空主角:甄多多莫寧

《神眷剩女》第六章一個人的重生盛典免費試讀如果換個人絕不可能拿到這珠子,僅是寶庫的一道禁制,就要個十年八年才能破解,而這樣的禁止,月老設置了足有上千道。在月老看來,他的寶貝鎖在寶庫里絕對是萬無一失的,只是沒想到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甄多多。所有的神仙手段禁制封印,在甄多多這里都如同紙糊一樣,就連月老特意請人煉制的一百八十道機關鎖,也沒有阻擋住甄多多幾分鐘。甄多多摩挲了珠子幾下,這珠子如同上好的玉珠...展開

《神眷剩女》 第六章 一個人的重生盛典 免費試讀

如果換個人絕不可能拿到這珠子,僅是寶庫的一道禁制,就要個十年八年才能破解,而這樣的禁止,月老設置了足有上千道。

在月老看來,他的寶貝鎖在寶庫里絕對是萬無一失的,只是沒想到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甄多多。

所有的神仙手段禁制封印,在甄多多這里都如同紙糊一樣,就連月老特意請人煉制的一百八十道機關鎖,也沒有阻擋住甄多多幾分鐘。

甄多多摩挲了珠子幾下,這珠子如同上好的玉珠,表面光滑溫潤,珠子表面有山水云霧繚繞的圖案,看著跟真的似的。

甄多多在玉珠表面哈了口氣,又用小手擦了又擦,可惜寶珠不是阿拉丁神燈,它的咒語也不是摩擦摩擦。珠子除了清透一點,木有別的變化。

“嘿,你好,里邊的小精靈請回答……”甄多多跟個沙雕似的在炕上撅著**,兩手捧著珠子故作溫柔地說話,可惜這做派更像哄小紅帽的狼外婆。

甄多多笑得臉都僵了,也沒有人連上她的頻道跟她說話,甄多多可不是FM的腦電波頻率,想連上她的頻率要到外星上去。

開始甄多多還滿心歡喜,但把玩了好一會,珠子都沒什么變化,甄多多不是個有耐性的,她把珠子扔到了一邊,嘟囔了句,“這什么玩意兒,屁的用沒有,就有山山水水的,難道還能進去玩不成?”

炕上的人嗖的不見了。

甄多在炕上躺的好好的,就特么的突然掉河里了。甄多多想幽默地問一句,我和你媽要掉河里了,你先救誰?可沒人跟她玩這個游戲,找小相公的計劃亟待實行。

甄多多不會游泳,她掙扎了兩下就沉底了,幸好,這身體的素質不是蓋的,甄多多屏息了幾分鐘之后,發現竟然一點兒也不憋氣,這讓甄多多有種變成兩棲動物的感覺,可惜不會游泳還是不會游泳,她撲騰不到水面去,只能沉在河底。

重塑肉身后,甄多多的視力就算比不上猴哥在煉丹爐里煉出的火眼金睛,但在水里也能哪哪都看的清楚。

水里的世界就像隔絕了塵世的喧囂,安靜而輕緩,甄多多好像被流動地云朵輕擁著,她的每一個毛孔都被這種柔軟包圍,她也變得柔軟起來。

成群閃著金色鱗光的小魚,在她身邊游來游去,不時親吻她的臉頰,她能聽到小魚吐出的泡泡噼里啪啦的破裂聲音。綠色的水草和紫色絲綢般的水藻在水底飄搖,乳白色踩上去軟軟的河底膠泥,附在河底石頭上大大七彩的貝殼,這個世界很寧靜奇異。

甄多多踩著水底的碎石向前,游覽著河底的風景。她一路走到河灘。

河中的美景能沉靜身心,多玩幾次她也愿意,但她還是不適應在河底用腮生活,她更喜歡在陽光下熱烈地奔跑,暢快地呼吸。

這個空間,說到進來玩就能進來,那出去的口令就一定是出去了。

甄多多默念了一聲“出去”果然出了空間,她還在甄家的大炕上。

“進去”甄多多再次出現在空間里的河灘上,她往遠處走了走兩百多米,在河邊一棵不知名的大樹下坐定。

“出去”又回到炕上。

“進去”還在大樹下,看來這個空間是從哪個地方出去,進來的時候就會出現在哪個地方。甄多多還是想罵娘,那第一次進來的時候落到水里又是鬧哪樣?

這片空間很大,一望無邊,河水從山上奔流而下,流向不知名的遠方,河的兩岸都是鱗次櫛比的樓閣,看著古樸又大氣,兩群樓閣由一座跨越河流的高高拱門相連,拱門上還有幾個大字“飛涯閣心”,什么意思,反正甄多多是不懂,上輩子讀書少,木的辦法,管他什么呢,反正這么大的地盤都是她的,嗯,就是這么強勢。

再往遠處就是山勢巍峨的青山,因為距離太遠山好像隱在云霧里,這片有山有水的地方是屬于甄多多一個人的仙境。

甄多多很想從高處看一下屬于自己的這片空間。身體竟然一點一點的升空,甄多多驚喜的叫起來,原來這個空間可以按照她的意念變化。

“高一點,再高一點”直至升到青云直上,甄多多喊到“我要繁星滿天,云為龍馬”瞬間天如墨染,星子如鉆石鋪滿天幕。這些星星和龍馬是靈氣凝結而成,并不是真正的日月星辰,星辰很璀璨炫目,給甄多多一種只手摘星辰之感,一招手,星星落到手心,嗯,沒有人給咱摘星星,咱自己摘,甄多多永遠做不來擰不開瓶蓋的女子,她太彪了。

數條白色神龍張牙舞爪地飛在黑色的天幕上,伴著點點的星光,靈動而又玄幻,甄多多這時候才真實地感覺到這不再是她的上一世了,這是個不一樣的世界,傷感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她主動同上一世告別,即使不知道有來世,她依然決絕地走了,這一世她要恣意地做自己,讓隱忍和委曲求全什么的都特么的見鬼去吧。

甄多多學著上某人,雙手背在身后,一字眉高高挑起,小塌鼻兒鼻孔朝天地說到“我說要有光”

黑色的天幕被一道光束劃開,光明一點點散開,湮滅了黑暗、星辰和龍馬,直到光芒萬丈,普照萬方。甄多多嘴角不由上挑,黑暗和光明之間的變換被她掌控在一念之間。

甄多多大喊“風來”,狂風把甄多多的小身板兒在空中吹了個跟頭,可她卻開心的哈哈大笑,又喊“風來,風來”,狂風把她吹得滾開滾去,像同她在盡情地嬉戲。

“雨來”大雨噼里啪啦的下了起來,澆了甄多多一個透心涼,甄多多這個沙雕孩子,喊著“下雨了,下雨了,”隨著她的呼喊,雨越下越大,整個空間都籠罩在雨幕之中,河邊的亭臺樓閣在大雨中發出淡淡的光暈,美的如同人間的仙境。

“雷霆霹靂…”甄多多盡情地呼喊著,大雨中電閃雷鳴,炫目的金色閃電伴著撼天震地的雷鳴之聲,像在雨幕中舉行的一場煙花的盛典,屬于甄多多一個人的重生盛典,天地之間,孑然獨立的小人兒,她笑得恣意歡暢,笑得眉目飛揚。本有些平凡的面孔,這一刻炫目地讓人不敢直視,傾國傾城。

甄多多的心在狂野的顫抖,“這樣歡暢淋漓才是生活嘛”這一刻甄多多念頭通達。

小說《神眷剩女》 第六章 一個人的重生盛典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 北京快三 上海天天彩 002573股票分析 安徽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十分 上海股票配资 云南快乐10分 江苏7位数 25选5 短期理财平台 25选5 华东15选5 上证指数现在好多点 江苏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上证指数怎么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