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短篇言情 > 愿為你流盡眼淚

更新時間:2019-11-19 14:15:08

愿為你流盡眼淚

愿為你流盡眼淚

來源:掌中云作者:明珠環分類:短篇言情主角:聶長歡江少勛

《愿為你流盡眼淚》小說簡介小說主角是聶長歡江少勛的小說叫做《愿為你流盡眼淚》,是作者明珠環最新寫的一本短篇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曾經,蓉城最有錢有勢有地位的那個男人站在她面前:“來,打動我,從今以后在蓉城你就是呼風喚雨那一個!”然而,一夜之間,她卻從人人艷羨的江太太,淪為了整個蓉城最大的笑話……...《愿為你流盡眼淚》第6章困在車中的小孩免費試讀她總得想個法子把那些東西弄出來毀掉的好,要...展開

《愿為你流盡眼淚》小說簡介

小說主角是聶長歡江少勛的小說叫做《愿為你流盡眼淚》,是作者明珠環最新寫的一本短篇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曾經,蓉城最有錢有勢有地位的那個男人站在她面前:“來,打動我,從今以后在蓉城你就是呼風喚雨那一個!”然而,一夜之間,她卻從人人艷羨的江太太,淪為了整個蓉城最大的笑話……...

《愿為你流盡眼淚》 第6章困在車中的小孩 免費試讀

她總得想個法子把那些東西弄出來毀掉的好,要不然,她這一輩子難不成都要被聶長歡給拿捏的死死的?

經紀人可是給她說了,《長歌天下》只要一播出,她主演的樊瑛姑絕對是要大火的,這樣好的人設,簡直堪比當年楊冪演的莫雪鳶,簡直就是誰演誰爆,她之所以不擇手段從聶長歡手里搶過來,就是為了把聶長歡這爆紅的機會給搶走,把她一輩子踩的死死的!

而長歡在聽了聶長晴那一席話之后,不顧自己一日一夜粒米未進,拔了輸液的針頭就離開了醫院。

她如今和陸向遠定居在蓉城,而母親卻還住在蓉城下屬的那個小縣城里,而丟丟,生下來一個月就養在母親沈佩儀的身邊,陸向遠也見過幾次,知道是未來岳母打小抱回來養著的孤兒。

長歡攔了出租車,直奔小縣城而去。

車行中途,長歡接到了母親的電話,電話里母親沈佩儀的聲音還透著歡喜:“歡歡啊,向遠今天怎么突然來看我和丟丟了?你還在片場嗎?怎么沒有一起回來……”

長歡坐在車上,只覺得整個人都懵了,耳邊是金戈鐵馬一般的嗡鳴,那刺眼的陽光在她的視線里不停的閃,閃的她無法自控的眼淚奪眶。

可沈佩儀卻仍是歡喜的說著:“向遠帶了那么多的東西來,還說他今日有空閑,要帶丟丟出去玩半天,丟丟高興壞了,又念著你怎么不回來一起去……”

像是一記重雷,忽然在長歡的耳邊炸開,她握緊了手機,一顆心突突直跳,似要破腔而出;“媽你說什么?向遠把丟丟帶走了?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什么時候走的……走了多久了……”

“怎么了歡兒?發生什么事了嗎?”沈佩儀不明所以,這樣的事情以前也有過,陸向遠還是挺喜歡丟丟的,偶爾也會帶他去游樂場玩,又因為他為人持重,沈佩儀向來對他很放心。

長歡不知道自己怎樣掛斷的電話,陸向遠是兩個小時前帶丟丟離開的,臨走時說帶丟丟去蓉城玩一天,吃過晚飯再送他回來。

長歡讓出租車司機停車,調轉車頭折回蓉城,她卻一遍一遍撥著陸向遠的電話。

心里的絕望像是荒草蔓生,丟丟只是個三歲大的孩子,這樣的小孩子,隨便一個小小的意外都可能要了他的命,更何況,丟丟和陸向遠很親近,對他更是絲毫不設防,陸向遠如果想做什么,簡直易如反掌。

可陸向遠的電話一直沒人接聽,時間分分秒秒過去,長歡近乎絕望的捧著快要沒電的手機,她只覺得自己像是這蒼茫天地間小小的一只螻蟻,面對命運的翻云覆雨,毫無還擊的能力。

而此時已近中午,蓉城的初夏,暖陽炙熱,只穿單薄襯衫也讓人汗濕夾背,可此時,在蓉城市中心,即將竣工的星耀廣場上,卻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黑色車子,車窗貼了極厚的車膜,根本看不清內里設施。

因為臨近中午,這里空無一人,陽光無遮無攔的落下來,車廂內的溫度已經飆升超過了四十度。

如果此時有人走近這輛車子,就能看到那車子里發出的細微聲響,那幾乎奄奄一息的小小孩子,因著求生的本能不停的用頭撞著車窗,而高溫缺氧導致的中暑和嚴重脫水,讓那孩子大小便都失禁了。

他撞著車窗的動作越來越輕微,此時就算有人靠近,也察覺不到這車子里的動靜。

極遠處的一輛黑色路虎上,空調冷氣開的很充足,那穿黑色西裝面容俊逸的男人,正冷冷盯著那輛烈日下暴曬的車子。

手機一直都在響,是聶長歡在不斷的打來。

他不接電話,她又一條一條的發來簡訊。

這般在意,近乎瘋狂的舉止,若說這孩子和她毫無血緣關系,倒是可笑了。

他本來在看到那些照片時,也并未全然相信,可此時,卻已經信了十分。

年少時的情感不是虛妄的,他愛她,哪怕她在他最艱難的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在他開始平步青云的時候又重新投入他的懷抱,他也不在意,他接受她,與她訂婚,甚至,已經決定開始籌備他們的婚禮。

可聶長晴卻告訴他,她消失的那一年,是給別的男人生孩子去了。

而她生下的孩子就是丟丟,養在她母親沈佩儀家中的那個小男孩。

算一算那孩子的年齡,倒是正好和她失蹤的日子對上。

他能接受她年少時的背叛,可他不能接受她給別的男人孕育過孩子。

這個孩子的存在,會是一根釘子,一直死死的扎在他的心口里,讓他日夜難安。

他無法放棄她,那么只能讓這個孩子消失,孩子沒了,他會把過去的那些不堪全都忘掉,他仍會娶她,與她一心一意的過日子。

可她這般在意,那些語言亢奮激烈的文字,根本不是她往日的行事風格,她那樣在意這個野種,是不是說明,她心里仍舊愛著那個當初讓她舍棄一切私奔的男人?

陸向遠菲薄的唇間,那一縷譏誚的笑漸漸的淡去,他抬腕看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那孩子此刻怕是已經命懸一線。

陸向遠沉聲吩咐司機開車,車子緩緩啟動,陸向遠看了一眼座位上擺著的那一枚奇趣蛋,眼前不自主又浮現了那孩子一雙大而靈動的眼瞳,他白胖的小手抓著他的衣袖,笑的眼睛彎起來:“向遠叔叔,丟丟喜歡你……”

他其實早該發現的,那孩子的那一雙眼睛,和長歡的一模一樣,他早就該懷疑的……

陸向遠的手指根根攥了起來,小小的一枚奇趣蛋被他握在掌心里,硌的手掌生疼。

“停車,開回去……”

陸向遠忽然沉沉開了口,司機連忙調轉車頭,陸向遠隔著窗子向那輛車子看過去,卻不由得眉目一跳。

璀璨的陽光下,一輛銀灰色的賓利不知什么時候停在了那輛車旁邊,而那從車上下來的兩個身姿頎長的男人,正向丟丟所在的那輛車子走去。

猜你喜歡

  1. 古言小說
  2. 科幻小說
  3. 游戲小說
  4. 古裝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 刮刮乐视频 四川快乐12中奖玩法 三元奶站配送赚钱那 湖南快乐十分彩票机 北京十一选五牛 舟山清墩星空棋牌官网 彩票极速赛车骗局 甘肃快3号码推荐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 新疆18选7开奖规则 见过最牛的两码中特 扣篮团队怎么赚钱 小米是靠金融赚钱吗 bbin波音挂机方案 乐乐茶赚钱吗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彩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