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爺,妾身要無禮了

更新時間:2019-07-03 17:58:39

爺,妾身要無禮了

爺,妾身要無禮了

來源:微閱云作者:千亭分類:古代言情主角:素素金子秋

《爺,妾身要無禮了》小說簡介熱門小說《爺,妾身要無禮了》由千亭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素素金子秋,內容主要講述:她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歌妓,卻不幸生在風云變幻的年代,為了活著一心只想爬上貝勒爺的床,慢慢的接觸之中,她才發現,貝勒爺慢慢教會了她太多。他身在泥濘也是滿身光芒,而她就算懂得再多,也還愿為一人飛蛾撲火。...《爺,妾身要無禮了》第7章劍拔弩張免費試讀金子秋一襲素白長衫,腰...展開

《爺,妾身要無禮了》小說簡介

熱門小說《爺,妾身要無禮了》由千亭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素素金子秋,內容主要講述:她只是一個身份卑微的歌妓,卻不幸生在風云變幻的年代,為了活著一心只想爬上貝勒爺的床,慢慢的接觸之中,她才發現,貝勒爺慢慢教會了她太多。他身在泥濘也是滿身光芒,而她就算懂得再多,也還愿為一人飛蛾撲火。...

《爺,妾身要無禮了》 第7章 劍拔弩張 免費試讀

金子秋一襲素白長衫,腰間系著一根紅繩,通身氣派矜貴優雅。

誰看了都得贊一聲貝勒爺豐神俊朗。

我跟白燕子一左一右跟在金子秋的身后,說來也實在是少見。

進了李府,我便能感到一股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陰冷地看著我。

迎頭走來的那位一身素白,身姿纖弱無骨的李夫人看我的目光就像是下刀子一般……

未亡人也是一身白,俗話說得好,要想俏一身素。李掌柜雖說是個斷袖,但他府中卻還是有明媒正娶的李夫人的。

徐娘半老,煞有風姿。

李夫人眸中淚光盈盈,一福身,聲音婉轉哀怨,恰似那出谷黃鸝:“金爺……”

我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李夫人原本哀哀戚戚地看著金子秋。

聽見我忽然一笑,一張俏臉頓時緊了一緊,咬著嘴唇,看著金子秋:“金爺,今兒個是我們老爺的喪事,這有些不干不凈的人,也虧得您心善,還帶在身邊兒……”

金子秋原本站在我前頭,我看不見他的臉色,也不曉得他是什么表情。

李夫人綿里帶針的話落下之后,金子秋回頭瞥了我一眼。

面色如常,唇邊笑容卻微冷:“不聽話的貓兒叫了一聲罷了。”

李夫人捏緊了手中的帕子,她身后幾個支扶著她的丫鬟又把李夫人扶起來。

我四下里掃視了一圈,偌大的李府倒是氣派不已,天井里放著的是壽山石,屋檐上刻著的是嘲風獸,沒有些家底兒的,斷斷是經營不出這樣雅致的宅子的。

偏生出了李掌柜這么個敗家子兒,敗壞凈了祖上留下來的家業不說,還跟洋人面前卑躬屈膝的。

金子秋是貴客,是京城城中為數不多的年輕勛貴。

李夫人親自來迎,倒也不算是失了禮數。

我們被李夫人一行引進了正廳,正廳里也是一派縞素。

李家沒有在世的長輩,李夫人坐了主座。金子秋剛一進正廳,步子卻微微頓了頓。

我只往里張望一眼,便曉得是怎么回事。

我們自古以來都講究以右為尊。

以金子秋的地位,他坐右手邊完全沒人敢說什么。

這要放在以前,李府算是什么東西?

區區商賈人家罷了,貝勒爺大駕光臨,供著都還來不及。

更別提把上座安排給了些東瀛來的矮子……

李夫人右手邊坐著三個男人,我打眼一眼就知道是東瀛人。

近些年東瀛人在城里的不少,但我們樓子一直不接東瀛人的客。雖是不接,但我也聽別的姐妹們說過一些。東瀛人大都是一身土黃色的軍服,唇上都留著小胡子,滑稽可笑的很,身高又矮。

上回胭脂聽了別的樓子的姑娘的笑話,回頭來悄悄告訴我,說是別的樓子里有姑娘接了個東瀛人,那東瀛人堪堪只到姑娘的胸脯……

是以,如今我打眼一看,就曉得上座上坐著的那三個唇上有小胡子、一身土黃軍服,腰間還別著佩刀的人是東瀛人。

金子秋施施然坐在了李夫人的左手邊,倒也沒有表現出什么不悅。

我跟白燕子面面相覷,有些摸不準這位爺的心思。便老老實實地一左一右站在金子秋的背后。

李家的家仆奉了茶來,金子秋接了茶,并不喝,只是漫不經心地用茶杯蓋子撇著茶湯上的浮末。

李夫人拿起帕子來,拭了拭眼淚,道:“貴客也都來齊了……今兒個是我家老爺做喪事的正日子。妾身婦道人家,也不識大體,全靠幾位爺給張羅,我們老爺泉下有知,也能閉眼了。”

我暗自在心里腹誹,這大宅門里頭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講話要么是綿里藏針,要么就是副最能激起男人保護欲的楚楚可憐。要說討爺們歡喜的功夫,倒是連我這種樓子里的姑娘都還要討教三分。

方才在門口的時候,我笑了李夫人一聲。也正是因為她那一聲“金爺”,險些叫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等小意柔情,等閑姑娘可喚不出來。

那廂,李夫人右手邊上座的東瀛人先張了口。

三人中隱隱為首的那位年輕男人操著一口略微僵硬的官話,說:“李夫人謬贊,我跟李先生是很好的朋友。他的身后事,自然要我等來操辦。”

李夫人這才像是忽然反應過來一般,羞赧地道:“呀,瞧妾身這記性,竟然忘了跟幾位貴客介紹介紹……”

為首的東瀛人卻像是沒聽到李夫人的話一般,自己站了起來。

對金子秋一拱手,行了個不倫不類的禮,語氣生硬:“在下,大東瀛帝國陸軍少佐,嵯峨博文。早就聽聞金貝勒的大名,幸會,幸會。”

金子秋沒有起身。

他依舊漫不經心地撥弄著茶杯里的茶梗,忽然輕笑了一聲。

“嵯峨……博文。”

嵯峨博文是個眉目周正,但身材不高的年輕男人。他站的筆直,皺著眉頭看著依舊施施然坐著的金子秋,僵硬地說:“不錯,正是在下的名字。”

金子秋又笑了一聲。

我忽然心頭一激靈。

下一秒鐘,我就聽見一聲青瓷摔倒地上支離破碎的聲響——金子秋摔了茶碗。

他冷冷地開口:“既是博文,想必也是通曉禮節的。嵯峨少佐,在爺面前敢坐上座的,可沒幾個人。”

茶水在地上肆意橫流,滿室茶香。

金子秋摔茶杯的瞬間,我瞧見李夫人抖了一抖,現在更是沒了聲兒,萎靡地靠在椅子上,連圓場的話都不敢說。

而嵯峨博文身后的兩個東瀛人,更是立時站了起來,手都按在了刀上。

我心里有點發虛。

金子秋原本帶著的那兩個侍衛,去李府管家那里登記上禮的物品了,并不在金子秋身邊。

現在金子秋身后,只有我跟白燕子。

這萬一真的打起來……

更別說我是殺人兇手了。估計我連個全尸都撈不著。

廳內的氣氛,一時間劍拔弩張。

小說《爺,妾身要無禮了》 第7章 劍拔弩張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貴族小說
  2. 重生小說
  3. 靈異小說
  4. 科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