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君引九泉

更新時間:2019-07-02 12:13:03

君引九泉

君引九泉

來源:微小寶作者:上玖殿下分類:仙俠奇緣主角:白染云清

《君引九泉》小說簡介主角叫白染云清的小說是《君引九泉》,它的作者是上玖殿下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那年初遇,她還是浩瀚星海中的一縷縹緲星光,困于深淵之下,翹首觀望著云靄上那俯瞰眾生的白衣男子,眼中第一次有了神的影子。“你想讓本尊帶你走?也好,從此,你便叫白染。”皎皎云白,不染纖塵。他賜給她一具身軀,給了她無盡的生命,但作為代價,她須得替他擋盡天下劫——九萬年后,紅顏成枯骨,當年立...展開

《君引九泉》小說簡介

主角叫白染云清的小說是《君引九泉》,它的作者是上玖殿下最新寫的一本仙俠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那年初遇,她還是浩瀚星海中的一縷縹緲星光,困于深淵之下,翹首觀望著云靄上那俯瞰眾生的白衣男子,眼中第一次有了神的影子。“你想讓本尊帶你走?也好,從此,你便叫白染。”皎皎云白,不染纖塵。他賜給她一具身軀,給了她無盡的生命,但作為代價,她須得替他擋盡天下劫——九萬年后,紅顏成枯骨,當年立于星光下凝視自己的男子已不復存在,自此之后,她的生命中,少了一段痛苦的往事,卻多了一個癡心人。云清這個名字,生來便是要與白染湊一對,他重歸三界之日,便是償還她之時。后來,世人皆知,天界第二任星宿之主是個吃媳婦軟飯的神仙。明明可以靠實力征服天下人,卻偏偏要靠顏值……...

《君引九泉》 第一章 引子(一) 免費試讀

九重宮闕,泱泱星河,清風吹去萬樹殘花——

我愛之人,彼時便站在我的眼前,銀衣清華,芝蘭玉樹。我在等他喚我回家,可他卻雙眸寒徹,冷面霜眉,薄云縈繞在他滾了長云花的袖間,他沒再喚我回家,只是凝聲沉重道:“染染,你想逃?”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看我的眼中,再沒了柔情。

“阿曄……”我嗓音嘶啞地喚著他,心如死灰……

我是他從星河深處帶回九曜宮的一只靈。曾經,他也真切地將我捧在掌心細心呵護過,他給我取名白染,說要陪著我一生一世。我當了真,或許,彼時他只以為我是個沒有意識的靈吧,但他不曉得,他說過的話,我都放在了心上,記得一清二楚。

大抵若沒有雪離上仙的那番話,我還會傻傻地守在天牢中等著他,等他帶我回家……

“你以為神尊大人真的會來救你嗎,別癡心妄想了,染染,他只是想要你去替他擋劫。你沒看見這諸天星河搖搖欲墜嗎,只有你的元神,才能穩住星盤。神尊將你養在身邊,就是要將你扔進星河中,去應劫!”

我痛苦地捂住頭,淚水覆滿雙面,心口顫抖的喘不過氣來:“不會的,阿曄不會這樣對我的。”

也許便是因為我傻,所以才會相信,他從星河中救下我疼愛我,是真心的。

直到此時我才明白,婧怡帝女將我囚禁在天牢中折磨了兩個多月,泰半,是他的旨意。

我是個靈,是個知曉七情六欲生老病死的靈,雪離上仙將真相都告訴我后,我猶豫了,她帶我破牢而出,要送我離開九曜星宮,去哪里都好,至少,能撿回一條性命。可事情敗露,時隔多日,我再見到他,竟是這般場面,他手握玉骨折扇,立在我的眼前,骨節透著玉白,雙眉緊擰。

星河中的星辰熠熠,他身后隨著百名執銀槍的仙將,只待一聲令下,我便可魂飛煙滅,成了仙又如何,到頭來,還是要落得個消失的下場,甚至連生存過的痕跡,都沒有。

“神尊,神尊大人你饒過染染吧,染染的年紀還小,你不能讓她去殉劫,她會死的,神尊大人!”雪離上仙驀地跪下,給他磕頭,顫抖祈求道,“神尊大人,求您開恩啊!”

他的面色,依舊那般冷冰冰的,眸光不曾離開我半分,陌生疏離。

我嗤笑了一聲,臉上一片冰涼,身子癱倒在地,雪白的衣裙似那皎皎流云上綻放的一盞月錦花。

“罪仙白染,私自逃獄,罪加一等,罰三千仙鞭,即日起打入天牢,無本尊的旨意,誰都不許私自見她!”

天鐘的悶哼聲傳至九曜宮,攏共響了九下,南斗星君攜人捆住了我的雙手,將我整個人的身子都給懸了起來,自仙將的手中接過仙鞭,猶豫了一瞬,沉聲道:“小白,別恨我。”

我虛弱一笑,事到如今,我又有什么資格去恨任何人呢。三千仙鞭雖不會要了我的性命,但至少能將我打個半死不活,他不會讓我死,他還需要我,去應那九天星河的大劫。

仙鞭落在我的身上,血痕添了一道又一道。我閉上眼睛,淚水順著下頜滴落在衣襟之上,肩上的傷口灼熱,火辣辣的疼,我咬牙逼自己不叫出聲,胸口一抽,一股燥熱涌上了喉頭,唇齒間溢滿了血腥味。

三千仙鞭還未抽完,我便暈了過去。

意識彌留之際,我聽見有人在我耳畔顫抖道:“小白,小白,你一定要撐下去啊!”

縱然南斗星君有心要留我一條性命,可也不能違背了堂堂九曜宮之主帝曄大神的命令,終究還是將我丟進了陰冷昏暗的天牢之中,雷鳴陣陣傳入我的耳廓,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墨色浮云里,好似有一盞紅花,在緩緩綻放……

猶記三百年前,我還是浩浩星河中的一縷星辰之光,囚禁于星河深淵中不得自由。我每日都在星海中沉睡,從不知道,星海的外面,究竟有什么。

后來有一日,星海來了一個神仙,那個神仙劍眉星眸,白衣翩然,立于云靄之上,俯瞰著我,我瞧見了他,頓時開心了起來,幾次欲要沖破星辰光芒撲進他懷里,可都無濟于事,最后還差些被星石給砸死。他蹲下身子,單手托腮看了我一陣,好看的眉頭斂了斂,道:“你想跟我走?”

我大喜,一個勁兒地蹦跶,他明白了我的意思,伸手將我從星河深淵中撈了出來。

他給了我一根仙骨,替我塑了一具身軀,渡我成仙。我原本是個沒有七情六欲的靈,是他,讓我有了神識,讓我曉得了甜的滋味。

他總當我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小丫頭,甚至連吃飯,都需他親自手把手教一教。

他喜練劍,而彼時我便坐在九曜宮的那片月錦花海中歪頭看他,偶爾還學著雪離的模樣,拍手叫好。

“你那樣纏著神尊,是不是喜歡上神尊了?”彼時雪離從我手中抽掉沾滿墨痕的毛筆,又拿起手帕給我擦了擦鼻頭上的東西,明眸善睞。

我呆呆道:“喜歡,是什么?”

雪離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嘆道:“喜歡,就是你每次見到神尊,就會情不自禁地貼上去,你想抱抱他,親親他,甚至想和他朝朝暮暮,天長地久。”

我摸著鼻頭打了個噴嚏:“朝朝暮暮,天長地久……我現在也朝朝暮暮陪在他身邊啊,阿曄說,他會陪染染一輩子的。”

南斗星君一邊給我收拾著被弄臟的宣紙,一邊責怪道:“小白的年紀還小,你這些歪理,都是從哪里學來的。”

雪離狡辯道:“什么歪理啊,這可是我特意同姻緣神君討教來的!”

喜歡一個人,其實不需要什么理由,約莫是在來九曜宮的第一百年,我懂得了什么是喜歡。我喜歡阿曄,整個九曜宮的神仙都知道。

但我后來才曉得,婧怡也喜歡他,她雖名義上是阿曄故友的女兒,該喚阿曄一聲叔父,可事實上,她從沒喚過阿曄叔父,平日里只隨著眾星君喚阿曄神尊大人。我來九曜宮的前一百年,她回了舊族祭拜亡去的父親,暫未露面,一百年后,她重歸九重天,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和我打架。

彼時我沒打過她,被她用鞭子抽的渾身是血,連臉也傷了。我怕阿曄知道會生氣,便一個人躲在房中挨了兩日,到第三日的時候,我發了高燒,他來時,我已然燒的有些犯糊涂,窩在他的懷里撒潑大哭。他那時候,很是心疼我,親自給我上了藥,還責令婧怡以后不得踏入我的寢殿。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我還真是傻得可憐,天真地以為,他心里有我。我以為我贏了婧怡,可我明明是輸得最徹底的那一個啊……

身上的傷口發作,痛得我牙齒打顫,我翻了個身,蜷縮在墻角,血順著指縫滴在了墨色云層中——

朦朧之間,我隱約見他一襲白衣,身影穿過玄冰牢門,緩緩走近我。

“阿曄。”我躺在地上,虛弱一笑。他蹲下身子,握住了我的手,將我小心翼翼地扶進懷中,啞著聲喚我:“染染。”

壓抑在眼眶中的淚水終是決堤而出,我挪了挪身子,將頭埋進了他的懷中,顫抖道:“為什么,為什么不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傷著婧怡的,我沒有想殺她,為什么你不信我?”

消瘦的五指握成拳,我抬起拳頭肆意地往他胸口砸去,他攥住了我的手腕,大手柔柔撫著我的青絲,哽咽道:“染染,我相信你,你聽話,別哭。”

我埋頭在他懷里哭得幾近昏厥,他便緊緊地擁著我,懷中的月錦花香味,馥郁撲鼻。

如若不是翌日我被橫著抬出了天牢,我也許會真的以為,他來看過我。

“小仙子的毒已經解了,只不過,她仙元受損得太過厲害,還需修養個幾千年。”醫神大人捋著花白的胡子,擰眉道,“好好一個孩子,怎么會折騰成這樣?若不是發現的及時,她的命,便沒了。”

雪離上仙坐在我的床前,含淚撫著我的容顏:“帝曄大人怎么忍心,染染被囚在天牢中已經三個月了,身受重傷還要遭人暗算,大人明明知道,那毒是……”

司命星君出聲打斷她的話,掃了一眼面色蒼白的我道:“既然帝曄大人已經答應將她留在司命府,過往的事情,你便不要再提了。”

他此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他想提醒我,好自為之。

后來的幾日中,我從雪離的口中套出當日的事情。原來我被丟進天牢后,來看我的并非阿曄,而是婧怡,婧怡善毒,故意用毒將我封印在往日與阿曄的回憶中不可自拔,便是要讓我神不知鬼不覺地死在天牢中,好在第二日司命星君前去求見帝曄神尊,順便提及了星河中的事情,阿曄這才放我離開天牢,但須得押送至司命府,由司命親自看管。

我中了毒,命在旦夕,連派人押送的功夫都省了,直接給我抬去了司命府。

來司命府攏共沒有多少時光,除卻在司命星君與雪離的面前裝傻之外,余下的時日,便多躲在司命府借酒澆愁。司命星君曾同我悄悄透漏過,星盤在三百年前得帝曄的靈力加持之后,暫時還可以支撐幾百年。這便代表,我還可多活上幾百年。

我捧著酒壇子喝得爛醉如泥,所謂的前緣,所謂的后果,都在一醉中忘記個干干凈凈。

多少日以來,我一直都在尋找忘記帝曄的辦法,可我卻發現,有些人越是想忘掉,便越忘不掉。

我還是有些不甘心,不甘心為何他只信婧怡的一面之詞,便定下我的滔天大罪,不甘心婧怡給我下毒,他只當過眼浮云,視而不見。但再多的不甘心,我都需自己忍著,司命星君說過一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酒壇子從我手里滾入云層之中,我起身,搖搖欲墜,步伐踉蹌地追著酒壇子,身子一個重心不穩,便倒在了縹緲云煙深處,抬眸見那酒壇便在不遠處,我顫巍巍地伸出手,欲要觸碰它……

視線中出現一雙紅色的繡鞋,女子俯身,長裙委地,金線攀成的云紋格外刺目,我晃了晃腦袋,只見一只戴了碧色鐲子的纖纖玉手先我一步拾起酒壇子,聲音冰冷刺耳:“我早便說過,你奪不走他的。”

她甚少穿得如此喜慶,曾有一瞬間,我錯以為,那身如火如荼的廣袖紗裙,是她的嫁衣……

我狼狽地從地上爬起,抹了一把眼角的潮濕,轉身故作糊涂:“你是誰,他又是誰,我不認識你。”

逃避,是最懦弱的方法。

她笑,隨手丟掉了酒壇子,嫌棄地拍了拍玉手,道:“看來你還不知道……三個月后,我便要嫁給帝曄了。”

我羸弱的身子驀然一僵,西風獵獵吹落枝頭殘花,擦過我的衣袖,心頭狠狠一抽,我閉上眼,淚水從臉頰流淌過,落在繡了梨花的衣襟上,僵硬地挪動著腳上步伐,一個眼黑便暈了過去。

小說《君引九泉》 第一章 引子(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架空小說
  2. 仙俠小說
  3. 懸疑小說
  4. 游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