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皮皮文學網 > 女生 > 仙俠奇緣 > 滄海流霧

更新時間:2019-06-26 16:03:30

滄海流霧

滄海流霧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煙落如夢分類:仙俠奇緣主角:徐文宣流螢

《滄海流霧》小說簡介主人公叫徐文宣流螢的書名叫《滄海流霧》,是作者煙落如夢創作的仙俠奇緣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與他一見鐘情,互生情愫。他贈與她‘流霧’私定終身。怎奈兩界殊途,千阻萬隔。先有‘噬魂’抹去記憶,后有月老喂‘忘情’、綁紅線,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經歷千辛萬阻,她與他能否改寫三生石?最后能否攜手此生?還是來生再相見?...《滄海流霧》第七章兒時回憶免費試讀白羽從小就被家族那些孩子孤...展開

《滄海流霧》小說簡介

主人公叫徐文宣流螢的書名叫《滄海流霧》,是作者煙落如夢創作的仙俠奇緣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她與他一見鐘情,互生情愫。他贈與她‘流霧’私定終身。怎奈兩界殊途,千阻萬隔。先有‘噬魂’抹去記憶,后有月老喂‘忘情’、綁紅線,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經歷千辛萬阻,她與他能否改寫三生石?最后能否攜手此生?還是來生再相見?...

《滄海流霧》 第七章 兒時回憶 免費試讀

白羽從小就被家族那些孩子孤立,就因為他是異種的白色。

那些正統的都是綠色的孔雀,他們說他是雜類,不配說是孔雀群族的。

他的父親也因此懷疑過他的母親與其他鳥類有染,不然兩只綠孔雀怎么會生出一只白色的孔雀?

家里總是源源不斷的爭吵,記憶里都是母親的哭聲,后來在白羽三百歲的時候,他的母親被流放了。

白羽追出去,被父親回手扔在了地上,父親覺得白羽是他家族的恥辱,從那之后小小的白羽就孤身一人了。

群族那些孩子都開始欺負他。

所以,從小白羽的童年都是自己,他沒有什么小伙伴兒,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來研習術法。

如往常一樣,白羽研習術法的時候,被幾個群族的孩子戲弄,滿身傷痕的白羽滾落了崖邊,再醒來他發現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他一邊哭一邊順著溪流走。

“你的衣服好漂亮啊,你叫什么名字。”白羽抬頭,發現前面站了一個小女孩,還有一個少年,女孩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

“哪里漂亮,都破敗不堪了。”少年說話冷冰冰的。

“可我覺得很好看啊,雖然都這么臟了,可是你看,像是會發光啊。”女孩說著走向白羽。

白羽下意識的退后。

女孩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

“喂,你這個小子,怎么這樣子對我妹妹?”少年三步并作兩步閃到白羽身前,白羽一驚。

“對,對不起。”白羽低下了頭。

他只是一直被欺負怕了,他只是條件反射的想保護下自己。

“啊,沒事的,施澤哥哥,我想他可能覺得我們太陌生了。”女孩拉住了少年。

原來少年叫做施澤。

“我叫施澤,是這水妖,她叫流螢,一個小竹妖,你呢,叫什么?為什么會受傷?”施澤說著把流螢拉在了身后。

“白,白羽,白孔雀。”白羽顯得很是怯懦。

“哇,白色的孔雀,那你肯定很稀有了吧?”流螢又跑到白羽身前,眼睛放光。

“可你這身傷又是怎么回事?”流螢伸向半空的手又縮了回來,她怕白羽又回避她。

“我,我。”白羽什么都說不出。

“你跟我們走,讓流螢的師父給你瞧下吧,我看你傷的不輕。”施澤示意白羽跟他們走。

那是白羽第一次見到群族之外的同類,他也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友善。

“嗯。”白羽點了點頭。

順著溪流,穿過竹道,前面空地上有座小的竹屋。

“師父,師父,我和施澤哥哥帶回來個孔雀,您快給他瞧瞧。”流螢邊跑向竹屋邊鬧著。

話音剛落,從竹屋便走出一位女子,所有頭發梳成了發髻盤繞腦后,看起來和她的年紀不太相符,穿著飄袖的天香裙,層層疊疊,好不飄逸,袖子和裙子都鋪著大朵的牡丹,很是華貴,不過和這清幽的竹林很是不襯。

“孔雀?孔?”女子說著抬頭看到了白羽。那是一雙清澈但充滿恐懼的眸子。

“這個孩子生的好生俊俏,”流螢的師傅摸著白羽的頭,“不過這身傷?”

“沒,沒什么大礙。”白羽下意識想躲,可是卻沒動。

“來,進屋我給你看看,”流螢師父說著便拉白羽進了竹屋。

“還好都是皮外傷,休養個幾天就好了,乖,不用怕。”師父顯然看出了白羽眼里的不安。

“我呢,是牡丹,是流螢的師父,你呢叫我牡丹姨就可以了,小朋友。”牡丹微笑。

“一會兒啊,我叫施澤把你送回家,天都黑了,家人會擔心的,不過你以后可以常來玩的。”牡丹邊給白羽擦拭外傷邊說。

“一會上藥可能會有些疼,忍不住就哭,沒事的。”

“白羽不哭,白羽已經八百歲了,再也不是兩三百歲的小孩子了。”白羽強忍淚水,他要流出的淚水不是因為周身的疼痛,是因為從來沒人這樣關心過他。

“兩三百歲的小孩子?你是說我嘛?”門口流螢探出頭來。

“我有三百歲了,可我覺得我也不是小孩子呢!”流螢還奶聲奶氣的。

牡丹忍不住笑了出來。

回去路上。

“說了不讓你跟著,你怎么來了?”施澤看著偷偷跑來的流螢。

“我是怕施澤哥哥回來的時候沒有陪伴啊?”流螢嘟起嘴巴。

白羽只是默默地走著。

“小孔雀,你說你家就在隔壁的山林,可是咱這都快一個時辰了,還沒到么?”施澤轉身問白羽。

“我,其實,是迷路了。”白羽吞吐。

“啊?!”施澤和流螢一同發出驚嘆。

“可是施澤哥哥,你不是說你現在成年了,會飛了么?你飛去不就好了?”流螢眨巴著她的眼睛,紫色的瞳孔。

“飛?我也得知道往哪飛啊,再說,我帶不了兩個人。”施澤顯得無奈。

不過兜兜轉轉,白羽最后總是找到了家,臨別。

“我,我以后真的還可以找你們去玩么?”白羽還是那樣怯懦。

“可以啊,就是別再迷路了,這一晚,天都快亮了。”流螢叉著腰對白羽講。

白羽還沒學會怎么和別人相處,從小自己孤單慣了,但是他也想有他的小伙伴。

施澤,流螢,他在心里默記,這是他八百年來從出生,第一次不嫌棄他的人,不嫌棄他是異化的白色孔雀,反而還被那個小女孩說了漂亮。

“再會!”施澤說完帶流螢離開了。

再會,再會,再會。白羽為施澤這句話開心,再會就是能再見的意思。

從那時起,白羽總會偷偷跑去和施澤,流螢待著,孔雀群族最厲害的法術就是幻化術,沒有哪個群族比他們更追求完美,追求細節。

可是流螢,這個小笨蛋,打打殺殺在行的很,幻化術怎么也教不會她。

用流螢的話講,就是她是竹子,天生木然,沒有天賦。

施澤也會教他們御水,但是他倆也是學不會,看來有些骨子里的東西真的是需要天賦的。

盡管這樣,他們還是樂此不疲,彼此交流彼此的術法。

流螢總是說等她長大了要做個俠女,飛來飛去打壞人,她問白羽有什么心愿,白羽說自己沒什么心愿了。

因為他的心愿已經實現了。

就是能有屬于自己的朋友。

小說《滄海流霧》 第七章 兒時回憶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校園小說
  2. 穿越小說
  3. 靈異小說
  4. 玄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纽约黑帮注册